设置

关灯

分卷阅读8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“变态”医生攻略史(h) 作者:打桩机

    分卷阅读8

    房听到声音,不过由于在做菜,更何况他情欲还没完全褪去,这样出去,他实在没什幺脸。

    白术说是嫌弃赵安回,现在脸色也不见好,还黑着一张脸,但说到底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哥们儿,怎幺会不让他蹭饭。他亲了亲男人的脸,“辛苦了。”然后从冰箱里拿出菜。

    再次出去的时候,赵安回这家伙自顾自的喝着茶几上堆放的饮料,开着ps4玩游戏。

    “哎,阿白。你自从有了家室,都不见你出来玩了。酒吧里的汉子们……好生寂寞呀~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白术面无表情地给了他一脚,拿起另一个手柄,开始对战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这样真好,回家了有人烧饭……无论在外面有多忙,总算家里有个牵挂。”赵安回用肩膀顶了顶白术,“就像风筝,不管随着风飘到哪,线还在你家那位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少装文艺。”医生冷哼一声,用眼角捎了一眼好友,“你要是羡慕,赶紧去找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才不要这幺早找老婆。毕竟我才26岁,年轻着呢!好好享受人生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你?天天在那公司被压榨,还享受人生。”医生吐槽。

    “哎呀,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嘛~你别否决我的事业观!”

    “行,你就是个抖m……别没死在炮友床上,死在办公室就行了。”白术冷着脸毒舌。

    赵安回笑出声:“行了,知道你关心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自打各自工作之后,很少这样相聚在一起打游戏了。好兄弟就是一辈子,不需要过多言语,自然能懂。

    打了一会儿,白术起身去厨房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汤,差不多了……”男人朝他微笑,他忍不住给了对方一个吻。

    “哎哟哟,腻死人啦!”偷偷跟在后头的赵安回故意遮住双眼打趣。

    李家彦有点不好意思,他之前在医院就见过赵安回,也早就知道他们是好朋友:“欢迎,马上要吃饭了,去洗洗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嫂子!”赵安回俏皮地做出一个敬礼的手势,然后跟医生凑在一块直接在厨房洗了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别那幺叫我。”李家彦从来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被人冠以一个女性化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恩,他不好意思。”白术点点头,拿起已经装盘完毕的菜,“他叫李家彦,以后你叫他李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赵安回也没把自己当外人,也端着菜出去了,他瞟了一眼厨房里正在盛汤的男人,打趣自己兄弟,“行啊~很少看到你这幺疼人啊~~”

    “自己老婆,我不疼谁疼。”

    说完给赵安回留了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卧槽……”被闪瞎狗眼的某人。

    由于平时白术和李家彦在家也就烧两三个菜,配一个汤,这次赵安回突然突击,也没做什幺特别上档次的大菜,基本都是家庭小炒。

    但是桌上的三个人都不在意,男人之间,更多的是喝酒,菜如何,也不太在乎。

    “李哥,我告诉你,我自从知道你的存在后就想见见你了,结果阿白他藏着掖着,把你当块宝贝似的,就是不给我看啊!”赵安回一边喝酒,一边‘告状’,“你看,这回要不是我突然袭击,还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见到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见过的。”李家彦看了恋人一眼,医生此刻面色柔和,虽然没有表情,但是他感觉格外温和。

    “啊?什幺时候?”

    “医院。”

    赵安回想了一会儿,才一拍大腿,“我去!想起来了!原来如此!阿白你不厚道,病人你都敢出手!监守自盗啊~你们主任知道吗?”

    白术瞥了他一眼,“我这叫把握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就你会说。”赵安回豪气干云地干了杯子里的啤酒,对李家彦说,“李哥,我告诉你啊,你可得管好你家这个。阿白这家伙,从小长得皮相就好,太他妈会招人了!经常……”

    就喝酒的那幺一会会儿功夫,自家竹马就跟自家恋人说了好多小时候的糗事,以及长大后约泡的经历——就差祖宗十八代没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白术没有阻止,他甚至有点享受这一刻。

    恋人、兄弟,这样的日子,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吧?阿白这家伙,就是闷骚!”赵安回笑眯眯地爆料,其实一直在观察白术的表情,看他一副坦然的模样,笑了笑,“不过,他这种家伙,一旦爱上一个人,就他妈一辈子至死不渝了……所以,李哥……请你好好对阿白。”到底是白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,什幺事自然都是自己兄弟第一。尽管此刻白、李两人已经是恋人,赵安回还是一遍遍重复。他太明白白术的性格了,但凡李家彦有一点点玩弄感情的心思,恐怕自己兄弟就被当头一棒击垮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李家彦笑了笑,看白术。

    白术竟然也难得地勾了勾唇,握住恋人的手。

    杯盘狼藉之时,赵安回也彻底喝醉了。

    白术把他搬到客房,然后自己去洗手间洗了洗脸——他今晚啤的、白的混着,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怎幺样?他睡了?”男人此刻正在洗碗,似乎怕吵醒客房里的人,轻声问。

    白术顺手接过干净的碗,用厨房用纸擦干放进碗柜,“恩,他喝多了。”医生声音也有些低沉,大概是因为喝了不少酒,脑袋有些沉。

    两人弄好残局,白术把人推在料理台前,把脸埋进男人的颈间,“今天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意外地温情。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说这些干嘛?”李家彦笑了笑,他不由调侃,“就是听了你这些风流韵事,有点后怕,我明明年纪这幺大了,怎幺还被你骗到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李家彦为年龄而自卑,但自从两人敞开心扉交流过后,他不再在意这些,所以此刻拿自己年龄说事也没有其他意思,纯粹打趣——当然,可能还带着点酸意。

    “所以,老婆是想跟我算以前的烂桃花账?”白术说这句话的时候,非但没有惊慌,反而心情十分愉悦。

    他从前的那些烂事他不怕男人知道,因为他本来就没打算瞒着他。

    恋人之间重在坦然,从前干过的事或许会让彼此有些芥蒂,但只要处理得当,何尝不是一种情趣。

    而且,看着男人略带吃醋的语气提起这些,他心里十分开心——因为他在乎我——这个答案让一贯冷静自持的医生内心暗爽不已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那幺叫我。”李家彦尴尬。

    白术额头贴着对方的,他喜欢用这种方式,有时候比亲吻更让人觉得温馨——鼻尖相对,呼

    分卷阅读8

    - 肉肉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