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页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竟然不是从班长周天开始,而是梁嘉树。

    老张美名其曰梁嘉树与同学们相处较少,班级活动参加亦少,就从他开始吧。冯天赐激动地不知所措,直戳周天:“班长,我可以光明正大看梁嘉树那张脸了,他好帅呀,我现在一看他就精神了,你知道吗?看美男有利于刺激学习。”

    周天不置可否,脸上完全是毫不关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男生穿着崭新校服,人很高,做什么都没有半点拘束,他知道大家都在看自己,像是习以为常,走上讲台,居高临下开口说:

    “同学们,我定的这次班会主题是,不要早恋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在黑板上写下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,十分潇洒。

    “切!”底下唏嘘声四起,有人哄笑,冯天赐明显也流露出失望的神情,嘴角下垂:“什么呀,这么老土的班会主题也拿出来说,不要早恋不要早恋,那干嘛长了张让人想早恋的脸?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

    教室里的骚动在老张的瞪眼中沉寂下去,他靠窗户那,抱着自己心爱的保温杯满意地冲梁嘉树点点头。

    没人想听那些陈词滥调,蔫蔫的,有的甚至已经偷偷打开习题本,准备刷起来。唯独周天,坐姿永远标准,像从不会出错的某种地标。

    梁嘉树没再继续说什么,而是打开电脑,黑板屏幕上便开始放映电影画面,是《情书》。

    男生随意往窗边一靠,没有遮挡任何人,他腿长,交叠一起,整个人的重点似乎都落在了窗下的半面墙上。

    教室彻底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白色窗帘飞舞,背后是沉默翻阅的少年。周天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凝神望屏幕,她只是轻轻偏了偏目光,看梁嘉树。

    梁嘉树仿佛浑然不觉,男生侧颜线条流畅,鼻梁高挺,浓密眼睫间或一动。这不知道算不算青春期的一点促狭小心思,说不要早恋,却给同学们放《情书》。

    窗台同样有风,吹动了男生的碎发,像一滴雨,落在池塘荡漾出小小的圆圆的涟漪,微不足道却非常真实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梁嘉树没有看任何人,他在看电影的女主角,小女主角,穿裙装留乌黑长发的女孩子。周天突然产生奇怪的联想,他喜欢长头发的女生,一定是的。

    在周天这么想时,班级门口,就真的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头发的女生,旁边,站着高一年级组长,他冲老张点头致意,老张把保温杯一放急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教室里微有骚动,有人伸长了脖子往外张望,尤其男生,互相乱戳:

    “喂,好像有转学的,是女生。”

    第6章 李佳音是男生最喜欢的清纯……

    李佳音是男生最喜欢的清纯挂长相,她鼻子不够挺,嘴唇太薄,五官拆开没一样出彩的,但她身材纤长,一头长发乌黑秀丽,莫名就营造出了类似初恋般的氛围感。

    尤其她上台轻轻柔柔做自我介绍时,带着高中女生的青涩,无害又无辜,男生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因此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谁在说话?”老张绷着脸,扫射一圈,“谁?要不要你来说?来来来,讲台给你,你上来说。”他指向了后边的一个男生,大家循声扭头,憋着笑。

    “咱们班总有几个同学,上课让你回答问题永远没话说,就是废话多。真让他上台正经说两句,他就怂了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还在憋笑。

    周天认出了李佳音,她心跳快几拍,那张脸,曾布满泪水充满无限恨意地高高昂向自己和妈妈……周天不禁攥了攥校服,随即松开,等到李佳音朝后面走去,她才反应过来,李佳音是和梁嘉树坐同桌。

    班会继续,同学们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影片上。

    梁嘉树往后看了一眼,他看到女生把书包轻轻塞进抽屉,然后,两人目光很自然地碰撞到一起。李佳音露出那种意外看到他的表情,紧跟笑笑,并抬手冲他小幅度摆了摆。

    梁嘉树嘴角微微一弯,以示礼貌,这一幕落到一些人眼中,包括周天。她的心忽然就不可抑制地变得涩涩的,像落了灰尘,少女稍稍低头,她压抑住所有的情绪,不流露半分。

    再抬头时,正对上梁嘉树的目光,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……那一眼,太轻飘了,如蜻蜓点水般从周天身上收了个尾似的,就滑过去了,周天立刻明白:他应该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班会课大家很满意,老张内心复杂又不好批评梁嘉树,抱着他的保温杯欲言又止,最后,来到周天的位子边说:

    “周天啊,咱们来个新同学,都是女孩子,帮她尽快融入新集体,正好你们寝室多一个床位,住你们寝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张老师,我知道了。”周天一脸平静地答应,等老张走人,冯天赐羡慕的眼睛都要红了,她趴资料后面跺脚,“啊啊啊,早知道我这个时候转学,就能跟梁嘉树坐一起了!”

    每个班的班主任具体排座位风格不一样,有的班级纯粹按高矮,有的班级按成绩,一班则是采取帮扶原则,冯天赐是周天的“扶贫”对象,进步是有的,冯天赐是表面在老实学习其实不怎么用心的一类,她是爱做梦的花痴少女。

    周天的笔在课桌上轻叩,笃笃的:“冯天赐,你上节课的历史笔记还没会背,不要偷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让我上个厕所好吧?”冯天赐讨好地瞅着周天,嬉皮笑脸的,“我妈中午来给我送饭,给班长做了最爱吃的清蒸鲈鱼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