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页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是因为,其他练习生捧着水果沙拉吃的津津有味,她也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赵霖给她递了个台阶,那肯定得就坡下驴啊!

    待到阮笙走过去,温翰将一大袋柠檬糖也放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晏哥说你们练习多,体力消耗快,吃点糖能补充补充体力。”

    看见袋子里柠檬糖,阮笙的眼睛瞬间放光,一个箭步走到柠檬糖旁边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停产很久了吗?!你这是哪儿弄来的呀?”

    看着她犹如饿虎扑食一般拿起了一包柠檬糖,温翰也被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温翰看着她这么宝贝柠檬糖的模样,不由自主地往外看了眼。

    他以为爱吃这种奇怪味道柠檬糖的只有陆明晏一个人,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能有第二个人也爱吃。

    “是晏哥的,他从小就习惯带几颗在身边,停产之后他就买下了那个工厂,专门维持着这个柠檬糖的生产线,没想到你的口味和晏哥还挺像。”

    阮笙的笑容僵了僵,尴尬地笑了一声:“是吗?”

    她才不想和陆明晏的口味像。

    可她已经许久没有吃到这个牌子的柠檬糖了,让她就这么放下,她也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谢谢晏哥……”

    阮笙为了柠檬糖,挤出一个笑容,抓了一把糖就跑开了。

    林娇娇看她似乎很喜欢吃,便拆开了包装放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柠檬糖在嘴里扩散开的一瞬间,林娇娇的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,酸得她完全失去了表情管理。

    她赶忙囫囵将柠檬糖咽了下去,又灌了几口水,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当她准备询问阮笙的时候,却看着她含着柠檬糖,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看着那块糖,林娇娇就酸的倒牙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酸?”

    阮笙蹙了蹙眉,疑惑道:“还好吧,酸酸甜甜的味道刚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我小时候可喜欢吃这个牌子的柠檬糖了!”

    她卖力地安利着,可林娇娇却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林娇娇环顾了一圈四周,每个吃下柠檬糖的练习生的表情或多或少都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“晏哥,我以为就你喜欢吃那种柠檬糖,没想到有个练习生比你更喜欢!”

    温翰回想起阮笙一个接一个地往嘴里塞柠檬糖的模样,不禁打了个寒颤,捂住了自己的牙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姑娘,怎么就味觉失灵了呢?

    陆明晏眉心猛地一跳,扬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喜欢。

    每一个从他这儿拿走柠檬糖的人,都是同样的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仿佛他吃的这个不是糖,而是毒药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坐了c位的练习生,是我第二个见过能面不改色把这个糖吃下去的人。”

    温翰语气夸张,一个劲地惊叹着。

    这姑娘可是除了晏哥之外,他最佩服的了。

    他从练习室离开前,看着那个叫阮笙的姑娘,将所有的柠檬糖都拢到了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看样子,是真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她不是装的?”

    如果,阮笙是想保存着这些糖留作纪念呢?

    盐分都知道他会随身带这种柠檬糖,这条生产线的柠檬糖也没有对外出售。

    “哥,要是那姑娘真是装的,我赌她以后影后能拿到手软。”

    温翰保证,绝对不会有人在吃下那颗柠檬糖的时候,还能绷住所有的表情管理。

    第7章 七颗柠檬糖 哥哥,全都给你啦……

    陆明晏把玩着手中的柠檬糖,思绪不禁回到了那一天。

    那天,是他父亲的葬礼。

    也是他母亲出国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能清晰地记得,那一天的天气极好,沐浴在阳光下,确实无比温暖。

    可他却只能感受到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在葬礼上,每个人看向他的那种眼神,就像是看向一只被遗弃的宠物狗一样。

    充满了可怜、同情。

    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于是,陆明晏就从葬礼中偷偷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,只能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最后,他的脚步停在了一个小区的游乐场所外。

    “宝宝,来喝点儿水。”

    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蹲在秋千面前,笑着举起水杯。

    秋千上的小女孩儿的面容像是洋娃娃一样精致,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想喝糖水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撅起嘴,奶声奶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哦。”

    女人摇着头将吸管递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见状,小女孩儿只能不情不愿地喝了一口水。

    陆明晏站在围栏外,艳羡地看着她们母女二人。

    在他印象里,母亲几乎都不同他说话,只是偶尔心情好的时候,会问一问他在学校的成绩怎么样,便再也没有其他的话语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,所有人的母亲都是这样的严苛。

    可他今天却看到了别人的母亲,那么的温柔,眼睛里像盛着银河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的目光,小女孩儿朝他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小女孩儿同母亲说了什么,没一会儿就从秋千上跳了下来,迈着小短腿朝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