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页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【全服公告:恭喜玩家一枝独秀获得《生机》的正式游戏资格。特此奖励全服首件金色级别装备—无形菜刀。】

    【全服公告:恭喜玩家一枝独秀获得《生机》的正式游戏资格。特此奖励全服首件金色级别装备—无形菜刀。】

    【全服公告: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】

    【全服公告:由于有玩家提前开启游戏进程,故游戏将在十分钟后停服更新。】

    【全服公告:停服更新结束后,凡是在十日内无法获得正式游戏资格的玩家,将被取消现玩家身份,被取消者如想参与二次游戏,请参加第二批公测。】

    【全服公告:《生机》正式开启。】

    系统枉顾所有人的意愿,径直投下数枚深水炸弹,随机消声觅迹。

    任由傅甜如何呼喊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她第一反应,不是要发财了,而是之后一定要捂好她的马甲!

    没见之前光光一张圣光普照图,就让她被那么多人追赶,现在直接全服通告可还好。

    然而不等傅甜多想,眼前灰蒙蒙一片,开始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只是这灰蒙并未多久,周围瞬间明亮起来,有豁然开朗之感。

    傅甜第一时间发现自身立于悬崖之上,这山风温柔,悬崖周围是奇峰山峦,谷底隐约能瞧见房屋林立,想来是人居之所。

    至于马夫、李大娘等人,皆是半点踪影也无。

    傅甜一时间有些茫然,却见远处飞来一只雄鹰,丢下一封信。

    信封一展,金色大字凭空而立。

    【系统:恭喜玩家一枝独秀成功完成游戏考验关卡,自从正式成为《生机》一员。山高远,海无际,愿君遨游于天际之间,畅意人生。】

    随着字迹消失,傅甜心中似有所感,默念人物信息。

    只见所有的内容都焕然一新,代表她的人物头像置于左上角,下方是血条经验条,接着便是代表个人信息的体力、力量、敏捷、物攻、物防…

    她原先界面上的背包、传承和技能,也分别化作了一个个小图标,呈现在右下角。

    傅甜赶紧挨个点开来看。

    传承和技能倒是老样子,就是背包里的鸡、兔子和果子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!

    傅甜一愣,反应过来便欲尖叫,就看到铜币那里显示500铜币。

    好了,她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有钱=更多的美食,反正鸡和兔子她还不会做。

    一个字,爽~

    另外多的,就是多了个好友和商城。

    好友空空如也,商城满满当当。除了一个都买不了,没有毛病。

    所以到底有啥用,她现在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又要大老远跑去找人?

    不是吧。

    被系统的一记重拳搞得懵逼不已,傅甜一时间都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。便眼前一黑,被强制送出了游戏。

    想起先前的系统提示,恍然。

    应当是要更新了。

    于是淡定下来,并且暗搓搓地登上了星网,进入了圈子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,圈子里面话题楼已经被高高垒起。

    最上面最爆的自然是一则寻人帖,寻的不是别人,正是引爆整个圈子的傅甜本人。

    楼主一句抱大腿,下边一群嘤嘤怪。

    也是分外河蟹了。

    瞧着一群人哭爹喊娘地找她,傅甜一阵暗爽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乐不可支的时候,离女生宿舍有点远的男生宿舍,一人正从游戏舱内出来。

    男生身高腿长,一双桃花眼美目含情,只是唇薄微抿,气势上就令人感觉不好惹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此处没人,怕是仅凭那身气质,怕是没人会以为这是有着男神之称的汤冀。

    看了眼身上依附着的营养药剂,汤冀冷着脸转身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等到哗啦啦的热水一冲,浑身暖意染上了眼角眉梢,才整个人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淋浴结束,男生穿好衣服,那边的通讯手环上也适时接进来一个视频通讯。

    一接通,看到那边熟悉的身影,汤冀问好:“爸,有事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这篇文我要把自己喜欢吃的都吃一下,所以地区啥的食物啥的可能会串,大家别介意哈哈哈哈,开心就成

    第5章 no.5

    汤国鸣与汤冀不愧为父子,相貌有个七八像,但前者长居上位,一生刚正不阿,更多了些凛然威严。

    可瞧见自己出色的儿子,到底是父爱爆棚,笑意止不住地挂在脸上,“儿子,怎么样?最近有没有出任务?”

    汤家代代相传,皆是精神力出众的强者。汤氏兄弟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    汤家大哥不用说,年纪轻轻已经坐到了上校的位置。

    汤冀虽然没有毕业,但也早早地进入了军团出任务,只是平日里不被人知晓罢了。

    两兄弟一直是汤父的骄傲。

    父子二人聊了些家常话,话题才转到了正事上。

    说起这事,汤国鸣不由正色道:“我听下边人汇报,已经有人获得《生机》正式玩家资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爸。”汤冀点了点头,“只不过《生机》幅员辽阔,我所在的村落并没有打听到有这么个人,应该是别的地方。我之前也嘱咐人去打听,说是有个军校生曾和对方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汤国鸣:“那个军校生我也知道,那有什么消息吗?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