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二十二章代价(微h)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钟砚齐的目光倏地射过来。

    休息室有一扇通透的大窗,此时天已经黑透了。两个人的视线相撞,他的神色竟比夜晚还要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室内极安静,隔绝了酒吧的喧闹,这种相对无言碾压着周锦的心。

    她两只手握在一起绞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过来一点。”他发话了。

    周锦每一步都挪得胆战心惊,却藏不住心底的隐隐兴奋。

    直到站在他身边,被肆无忌惮地打量。

    “又被人欺负了?”他调笑着,上身倚靠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周锦分明站着,却觉得坐着的钟砚齐不是在仰视,而是在俯视她。

    “不,”她声音细细的,沉默一下,终于吐出话:“我可以,问你借些钱吗?”

    阒静到针落可闻。

    钟砚齐扬眉,接着把手中酒杯放在桌上,双手抱臂,好整以暇地等她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周锦上齿露出来一个小尖,紧咬着下唇,略急切地说:“我可以写借条,也可以按你们行价付利息,最后一定会一分不落地归还。”

    她语速很快,大脑乱到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。

    其实,周锦的本意不是这样。然而站在钟砚齐身前的那一刻,她所有勇气和不甘都像吹向天空的泡泡般,还没飞到一半就破掉,连个痕迹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气氛暧昧的男女,借钱借到这里,本就目的不纯。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借给你?”钟砚齐终于开口,声音低沉,好似真的在思考:“或者说,我借你钱,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周锦怔愣,一股羞耻感弥漫上来,将她击得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钟砚齐见状,仿佛达到目的,短促地笑了一声。然后缓缓抬起手,虎口搭上周锦的手腕。

    她僵住,感知到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的手没动,只是用干燥温暖的皮肉极轻、极轻的碰触,然后大拇指微小地抖动,来回摩挲腕骨皮肤下的血管。

    钟砚齐的眼中黑白分明,如刀似刃。

    “高中生。”他这样称呼她。

    “老师在学校难道没有告诉你,”钟砚齐顿了顿:“得到都是有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他偏头看她的手,感受到女孩掌心里已经被汗水浸透。

    周锦垂着头,正因为这句话而惴惴不安,就被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桎梏着,向沙发边跌去。没有预想中的疼痛,她跌坐在男人结实有力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周锦的手攀上钟砚齐的肩胛稳住身形,明知故问:“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钟砚齐凑近她的耳边:“只要你付得起。”

    热气扑在耳廓上,周锦耳后根麻了一片。

    他的胸膛起伏着,线条流畅。她手下是坚实的骨骼,高大的身躯将她裹住,压迫感和安全感同时产生,你来我往地厮杀。

    周锦红唇微动:“你怎么能确定我付不起呢。”

    钟砚齐低声地笑了,像是觉得有趣,赞同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他两只大手卡住周锦的腋下,使劲一提。她被轻松带起来,由侧坐改为跨坐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就把周锦强撑的冷静和虚张声势打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钟砚齐把周锦的两腕别到她腰后按住,埋进她的脖颈,伸出舌头舔舐。

    周锦条件反射地挣扎,濡湿的触感让她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舌尖如小蛇,在一片开阔的领地中逡巡,留下痕迹。他轻嘬嫩白颈项上的青筋,以牙齿啮咬、研磨。

    周锦闭上眼睛,神情不明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诡异得令人恐惧,却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周锦下身拧动两下,感觉紧贴着的部位有异物迅速鼓起顶住她,即使隔着裤子的面料也能感受到滚烫温度。

    钟砚齐另一只手直接掀开她的小衣,袭上乳房,握住一手软肉,连指腹都陷进去。

    周锦嘤咛一声,听到钟砚齐边舔她边夸“真软”,她缩了下体,那里颤颤巍巍地流出液体。

    钟砚齐感觉到她不安的动作,抬眉睨她一眼,故意向上顶两下,卡进她温暖的下体,严丝合缝。见周锦羞窘地咬唇,他心情倒是很愉悦。

    他如逗弄小动物一般,上下其手,将周锦磨得不上不下,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钟砚齐吻她的脸,动作狠戾,然后碾上她的唇,仔细啃着。

    下唇被吸在男人嘴里,周锦说不出话来,感觉他用了劲儿,像吃果冻般吮吸舔弄。钟砚齐的身子前倾,压得周锦向后躲,仰起细嫩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的拇指一直在拨弄周锦的乳头,不是温柔抚弄,而是快速地磨蹭。时间长了有股痛麻感来袭,穴口却叛变了,依旧止不住地吐水。

    钟砚齐的种种动作都如原始野兽一般,直来直往地挑逗,势必要在这场追逐中拔得头筹。

    周锦早已认输。

    她心脏不合规律地跳动,几乎要撞破胸膛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样吗?”钟砚齐挑衅般问她,故意在她锁骨上留下浅色吻痕。

    “别”周锦没来得及制止。

    她慌乱地抽出被控制的双手,竟然一下就挣脱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上学的。”周锦小声说,然后用手捂住那枚吻痕。

    他不带感情地发泄着欲望,分明将娇花淬出汁水,自己眼神仍然清明。

    周锦心下有难以掩藏地低落。

    她微微拉开两人距离:“一定要今晚吗?”

    周锦深知没有矫情难过的空间让自己发挥,认清形势才是聪明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但还是会对未知的事物害怕。

    她默默期待着,能在今晚获得赦免。只需要一晚,让她跟内心深处的自己“做作”的做个告别仪式吧。

    钟砚齐挑眉,似笑非笑,表情仿佛在问她“不是说付得起吗”。

    他蓦然起身,周锦被吓得用力勾住他的脖子,双腿也缠在劲腰上。

    没人说话,周锦知道自己已经被无声拒绝。

    下一秒,钟砚齐将她按在床铺上。休息室的床很大,整齐地铺着深色的被褥。两个人滚在床上,深陷进去,把床单压出褶皱。

    钟砚齐完全没有收着力气,几乎整个人都覆上去。

    周锦难耐的吭声:“疼”

    他举高她的双手,压在床头,激烈地舌吻。膝盖撑在床上,抵开她的腿,不让她并拢。

    钟砚齐弓着背,弯出好看的弧度,衣服绷在上身,暴露出结实地背肌。

    周锦感觉他的舌头顶得愈来愈深,勾着舌尖,唇齿交缠。

    她无意识地发出鼻音。

    衣服被掀开,直到露出胸罩边缘。不盈一握的腰线在男人的掌握中,纤瘦的肋骨根根凸出。

    已然可以确定今晚的结局了。周锦闭上眼,刨除冗余的情绪,努力去感受情欲带来的激扬和兴奋。

    她抬手按住钟砚齐的肩头,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腰侧,是一种敞开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咚咚”声响起,钟砚齐倏然停下。同时,一旁的床头柜上,手机铃声传来。

    于是周锦也手足无措地仰躺着,不知道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七哥,警察来突查了,现在正在叁楼包厢。”李靖的声音在电话那端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钟砚齐默了下,迅速调整好状态:“我现在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将下摆塞进裤腰,仔细扣好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,又转了转手腕上的木珠。

    周锦看向他裤裆处,那里还有细微凸起,不仔细看的话应该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着急?”钟砚齐调侃。

    她慌忙移回视线,然后伸手攥住旁边被子,拉过来将自己盖上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快速否认,声音涩哑。

    来自男性的压迫感和安全感一齐消失,虽有另一重温暖包围身体,心里却空落落。周锦暗骂自己矫情,试图赶走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钟砚齐没说话,拿着手机出了门。

    关于人物、剧情的解答我都发在微博上,尽量不在章节里说话,怕影响大家阅读体验。

    追更:futaxs.com (woo18 ui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