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23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她的脸羞得几欲滴血,红通通的,缩着身子还想躲避这亲近,可她这点子力道就跟欲拒还迎似的,还将自己的胸脯更送到卫枢嘴里,送得更深了些,呼吸急促,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呼吸声,还是他们的粗喘声,美眸迷蒙,染着湿意——

    偏是个可怜的样儿,到叫卫枢稍稍松口,吐出嘴里吸吮磕弄良久的乳尖儿,瞧着吐出来的乳尖儿颤巍巍的样儿,他到底是怜惜的,大手将她的腿儿掰开,手指往她似白馒头的私处一探,指间竟湿漉漉了一片,到叫他放心。

    他朝老卫使了个眼色,老卫伸手一抱,竟将人微微抱离床单,似抱着小孩子撒尿一样的姿势面对着卫枢——而卫枢不慌不忙,手扶着贴在小腹间的阳物对着她溪水潺潺般的私处抵了进去——这一抵,就听得她难耐的闷哼声,他稍一停滞,手指在她嫣红的花瓣间抚弄,尤其不放过藏在内里的小珍珠,抚弄了几下,就听得她嘤咛出声,窄臀放心往前一挺送,将个粗壮的阳物把她的花壶塞得满满当当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她适应,他就深深地抵着她,大手扣着她的腰,双腿下了床,几乎半跪在床边,将个粗壮的紫红阳物挥舞得“啪啪”作响,一个是柔软似蜜地,一个是坚硬如钢铁挞伐有力,好似要在她身上将所有的威风都逞尽。

    老卫依旧抱着怀里的娇人儿,不叫她躺在床里,只叫她悬在半空中,双腿已经让卫枢换了手,挂在卫枢的肩头,眼见着紫红阳物捣弄着她,将她私处捣弄得一塌糊涂,带出来的淫液慢慢地变成白沫,糊在两人相交之处,将嫣红的大阴唇都糊得白花花一片儿,偏见她那小嘴儿,嫣红似血,到还贪婪地咬着他不放——

    “阿枢哥,不、不要了,不要了……”窈窈身悬在半空中,上半身贴着老卫的身子,老卫还在她身上啃着,啃得她又麻又痒,腿儿无力地挂在卫枢身上,底下叫他捣弄得都软了,“啪啪”声响听得她仿佛是有人在泥地里奔跑,一下一下的耸入,叫她吃不消,便哼哼着求起饶来,“老卫,老卫,饶我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求了卫枢,依旧是操弄不停,她自然也是个乖觉的,就晓得要换个人了,就求老卫了——

    偏卫枢这会儿正在兴头上,听着她的求饶,到更加的兴致高昂,次闪尽根没入,眼睛发红地盯着自己出入那处,眼见着那处还吞吐着自己的阳物,眼底更是发红,更是将自己抽离出来,只余个龟头在入口处抵着——

    刚被他撑开的小嘴儿,瞬间就闭合了,就将他的龟头隔合在缝隙外面,自里面渗出来的蜜液到他弄得湿乎乎,连带着往下滴落在床单上,那景象淫糜极了。

    他瞧不得这一幕,又重重地顶上去,硬是将细缝儿顶开,逼得她不得不张开了小嘴儿,将他吞了进去——里面又窄又热,让他一下又一下地捣入她水意满满的娇穴里,阳物似又粗壮了些,捣得更深,似乎要将卵蛋都一并送于她。

    他入得越快,老卫则于她些安抚,附在她耳边轻声诱哄,“窈窈乖,可别吃得这么紧,再这么可叫你的阿枢哥出不来,乖,听话,咬得轻些?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抚上两个人相交之处,将个失了抚慰的珍珠内核轻捻慢揉起来。

    她岂能受得住他们的手段,身子跟着哆嗦起来,内里似泛滥的洪水一般倾泻出来。

    到底血气方刚,又经不得她内里紧咬,精关一松,便交待在她体内——

    他缓缓退出来,瞧见被他撑开之处又慢慢地阖拢,白浊的液体也跟着被带了出来——然而,未待她稍喘口气,腰臀已经落入老卫手里,腰背处被他轻轻一按,她便成了个上半身趴在床上,下半身却翘了起来对上老卫。

    老卫将她浑圆白嫩的小屁股抬得高高,手抚上她的嫩红花瓣,花瓣被卫枢捣弄得微微分开,此刻微微地一张一合,白糊糊的湿液糊在上头,手指便往上头轻拍了上去,竟是“啧啧”有声,叫她羞得只想将自己的脸藏起来,这会儿到也是应了她的,这趴在床里,脸是贴着床的,真叫她避免了这尴尬——只被吸吮得挺立的乳尖儿抵着床单,胀疼得难受。

    老卫见她这般情态,到也晓得她个想法,并不逼她,到是手扶着肿胀的紫黑阳物往她股间沾着湿意,也就一会儿,就将整个粗长的柱身都沾了湿意,瞧得格外粗壮。

    被这么弄着,她难受得要紧,私处那嫩肉又不由得再哆嗦起来,竟是将内里的湿液与白浊都吐了出来,在他的视线之下吐落在床单上——他再也受不住地抵上去,以手指拨开她的娇艳花瓣,对着紧紧闭合的细缝处抵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几乎弓起了腰,还未待声儿全从喉咙底出来,头已经被抬起来,唇间抵上了硕大的阳物,这是卫枢——她眼里稍含了惊惧,不敢轻启了红唇。

    只老卫将自己推了进去,便深深浅浅地抽送起来,她也受不住地呻吟出声,嘴唇儿便微张开来,卫枢便觑着这个空隙,将个威风凛凛的阳物塞入了她嘴里,这突如其来的深入,叫她眼睛一眨便滴落了泪来。

    老卫还有些心疼她,还朝卫枢不赞同地瞥去一眼,嘴上还安抚着她,声音低哑,“窈窈放松些,你受得住的,放松些,受得住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上哄着她,一手按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则从她身后绕到胸前,极为熟练地挑逗她挺立的乳尖,身下缓慢地抽插戳弄,带给她酸酥麻的快感,只嘴里堵着卫枢的硬物,所有的呻吟声都堵在嘴里,只隐约听得见她的呜呜声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在她两张小嘴里抽插,她的身体被抬了起来悬在半空中,好似被海里飘浮着的陪孤船,被海浪冲上浪尖,落下来时又叫他们两个男人狠狠地接住——她眼里的泪经不住地落下来,落得越来越凶,被一波一波涌上来的快感冲刷得软了身子,然而他们并不放过她,反而顶弄得更加激烈,将她弄得很快就泄了身——

    终于,老卫也慢了下来,深深地一个顶入,顶入得极深,才在她体内迸射出来。

    而卫枢呢,则在喷射的那一刻,将自己抽了出来,将老卫推开,对着她还抽搐中的小穴就深深地捅了进去,又将精液喷射在她体内。

    她一脸的茫然,喘着气儿,似缺了氧的鱼儿一样。

    老卫见状,将人抱起来进了浴室,亲自替她擦洗起身子来,怀里的人儿娇弱无骨般,身上残留着他们的痕迹,肌肤如凝脂般,这些个痕迹就格外的明显——他哄着她,手指往她腿间私密处探入,将里头射入的白浊都轻轻地抠弄了出来,只她身子格外敏感,竟将他的手指牢牢地绞住,他稍动了几下,就听得她微弱的呻吟声,叫老卫这般定力的人也跟着难受起来,到底是克制了,将她洗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光溜溜的人儿,落在他臂弯间,美眸不敢睁开,权作个不知的模样——

    到是她的一贯作法,老卫是深知的,也不将她给戳破,只轻声与她说道,“我得先回去,你同阿枢在此处可再玩上两天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未说完,就叫一只纤手扯住他的胳膊,迎上一双汪汪的杏眼,他面上温和,“可还有哪里有不舒服?”

    她摇头,到底是纯了私心的,巴巴地瞧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眼,叫他心软无比,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给他看才好,将她搂在怀里,贴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,娇乳贴着他的胸膛,挺立的艳果儿摩挲着他,叫他爱怜无比,便往她唇上啄了几口,叹息道,“窈窈,听话。”

    她摇头,却是不肯的,“我同你一道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非常轻,也不是一时冲动,是她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卫被她的话弄得贴心无比,恨不得将人藏入怀里时时刻刻能带着走才好,只他并未有那样的魔法能将她时刻藏在身上带走,微微摇头,“你与阿枢一道走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“阿枢”两个字,茫然一怔,迟疑地看向浴室门口,就见着卫枢斜倚在门边上,大赤赤地光着身子,一点都没想要掩饰的架式,腿间毛发丛生,中间下垂着一团肉,即使未勃起,也是个庞然巨物。

    他双手环在胸前,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“到不好一道走,叫别人晓得到是个公器私用,窈窈,还是慢点吧,同我一道走?”

    公器私用,这话算是重的,老卫如今的走向已经明了,一举一动之间便是重大新闻,更何况是从海南回京中,这上任之前的最后一次调研,便是将来发展的基调,自然更是全国人民瞩目的。她真要同

    张窈窈是懂的,只没想自己的话叫卫枢听见了,便有点儿面上挂不住,将扯着老卫的手给缩了回来放在身后,跟个老实孩子似的,“我只是这么说上一说,又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替自个儿辩解呢。

    卫枢早看穿她那点小心思,也是太了解她,扯过来浴巾将她包裹起来,“我要不阻止,指不定你要飞到天上呢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无语,全被他说中心事。

    “你一时念起到是小事,”他还叮嘱她,“可事儿总不能露于人前。”

    她跟个乖孩子似地点点头,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老卫站了起来,算是安抚般地拍拍她的肩头。

    ps:首发:danmeiwen.club (woo18 ui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