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17

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
    卫枢拉着她往前头走,迎着乖顺的海浪走,赤脚踩在细沙上,脚底将细沙踩出一个个极浅的印子来,海水一涌上来,印子就消了个干净。她免不了起兴致,双手紧紧地攀着他的胳膊,人就跟在海水里跳了起来,海水溅起来,湿了她全身——

    也将卫枢的泳裤溅湿了。

    她放开他的胳膊,笑得弯了腰,双手抹了抹自己的脸,舌尖尝到海水的咸腥味儿,叫她弯了腰用手掬了把清澈的海水就赶紧起身,海水唏唏啦啦的就从她指缝间滑落,真到了他嘴边,也就只有一点儿水渍。

    卫枢笑看着她,眼神直勾勾的,伸出灵活的舌尖将舔弄着她的手心,将她手心的海水都舔入了嘴里,一手捞起她的细腰,就低头堵上她的唇瓣,将海水的咸腥味暧昧地分享于她——

    她的小嘴儿被堵了个严严实实,舌尖刚尝到海水的咸腥味儿,就被他抵过的灵活舌尖给纠缠得牢牢的脱不开身来,只得顺应他的动作,叫他在唇上辗转反侧,没一会儿就叫她的双手勾上他的脖颈,脚尖踮起来,几乎攀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阳光倾泻下来,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得极短,身体亲密地交缠在一起,男的坚硬,女的柔软,天生的嵌合——他的手绕到她的身后,唇舌依旧纠缠着她不放,呼吸声渐浓,几乎将她的理智燃烧殆尽,察觉到他的手指在背后的系带上,她立时就绷紧了身子,勾住他脖颈的双手连忙松开,试图往后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引来卫枢的轻笑声,他停了手,下巴低着她的头顶,轻哄着她,“乖啦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身子贴在一起,她能清楚地感觉自己的小腹被硬硬的东西抵住,叫她立时红了脸,不知道是被太阳给晒的还是被他身体热切的反应给弄红的——她轻轻地想要推开他,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卫枢笑得更大声了,更将她往海里带,海水几乎没过她的腰部,好像再踩上几步,她整个人就会飘起来,这让她害怕——紧紧地拽着他的胳膊不放,“阿枢哥,我们回去吧,  我踩不稳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游泳吗?”卫枢疑惑,“你不是会吗,怎么还怕水?”

    窈窈鲜少来海边,平时游泳也是没有危险性的泳池,哪里有见过大自然风貌的大海呢,海水似能清澈见底,远处能见着小岛,“你没听说过淹死的大都是会水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又惹来卫枢的低笑,引来她的不满,“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卫枢摸摸她的脑袋,“嗯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听都觉得有种敷衍的感觉,但她又觉得自己怎么就同他杠起这人话来了,有什么的呢,不由得就笑开了脸,争这个何至于呢,“游上一圈怎么样?”

    窈窈摇摇头,但是她很快地就游开了,姿势还是狗刨,瞧着不优雅,可实用呀——她往回游  的,等于先快了一步。

    卫枢还在原地并没有立即就跟上去,反而双臂环胸地在原地看着她用难看的狗刨式往前游,不由得笑弯了腰,声音爽朗,在整个海岸边都回荡着他的笑声。待她游得近岸了,他才往回游,身姿矫健,似运动健将一般,很快地就与她同时游回岸边——

    她坐在海水里,潮水涌上来,湿了她全身,她也不动,好像就任由海浪拍打,赤着的双足还时不时地拍打一下海水,又溅起浪花来,还朝他招了招手,“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卫枢浮在海面,这会儿就听她的,人站了起来,屈身就坐在她身边,示意她躺在他腿上。他双腿都浸在海水里,惟余腿间那鼓起的一坨格外的惹眼,却偏叫她只瞧了一眼就移开视线,“这里还有别人在。”她说得很轻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识趣的,”卫枢在水里拍拍大腿,再次示意她坐上来,“没人敢来打扰我们。”

    窈窈稍犹豫了一下,一手按在海水里,试图挪动着身体真坐到他腿上,还没挪动过去,她就听到了声音——顿时就僵住了,连忙看向不远处。离他们住的别墅不远处,也有好几幢别墅,一天到晚的热闹着,像没白天没黑夜一样,这会儿,他们男男女女的一堆人,都往前着沙滩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卫枢顿时脸就黑了,自个起了身,沙滩能拉截开来,但是海里是拦不住的,他可不想碰见别人,拉着她起来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窈窈这几天叫网上的曝光给吓得不轻,丁点的意外都能让她跟只惊弓之鸟似的,这一来了外人,她自然在海边也待不住,赶紧跟着卫枢往回走。回了别墅,她进了浴室去洗洗,身上被海水浸湿,粘乎乎地贴在身上难受,浴室的门还没关上——卫枢已经挤着门进来,挤着她一起进了浴缸。

    浴缸挺大,挤五六个人都余。甚至这浴室里面的装修,都赤裸裸地象征着情欲,装饰上的浮雕都是交合的图样,各种姿态应有尽有,闹得窈窈进这间浴室都有些难为情,都没敢看这墙上的浮雕,浮雕上的人物神态动作似真人一般,实在是叫人没眼看。

    她趴在浴缸里,微闭着眼睛,卫枢从她身后贴住了她,坚实的胸膛贴着她的裸背,将她都笼罩在身子底下,早就坚硬到极致的硬物抵着她的后臀处。她被抵得难受,试图从他身下逃走,被他拽住了纤细的手臂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好累,”她嘟囔着,实在是怕了他的精力,昨夜里还叫他生生地堵了一晚上,堵得她觉得自己那处都要坏了,大早上的又叫他弄醒,这会儿才几点呀,这又来了,男人都跟禽兽似的,这话她是信了的,“你就歇歇嘛,再这么着,你不怕精尽人亡呀?”

    卫枢的回答是拍拍她挺翘的娇臀,听到她的娇呼声,声音便跟着低沉起来,大手去拉她那只有一点儿布料的泳裤——她赶紧抓住他的手,“卫枢搞清楚好不好,你再这么着非得、非得……”

    卫枢的薄唇含住她的耳垂,“非得精尽人亡是吗?”

    他又低笑一声,“死在你身上也挺好的。”嘴上说着话,他底下的手可不老实,连带着她的手一道隔着那点子可怜的布料在她腿间揉弄了起来。

    窈窈自己的手还是头一次这么揉自个儿,揉得她气喘吁吁,手指被他的手指带着走,隔着薄薄的小布片儿,描绘着被她被包裹住的私处——这动作,叫她抱挣扎了起来,这跟他上手不一样,她自个儿一摸,到一下子像是被点了什么火似的,跟濒死的虾子一样弓身挣扎,想要逃脱他大手的摆弄。

    只她不知道她这么一个挣扎,到将机会给了他,叫他坚实的大腿一下子就挤开她紧闭着的双腿  ,逼迫着她将双腿毫无保留地打开——他依旧拉着她的手,沿着布料的边缘,将她的手指轻轻地边缘处探入,抚上似白馒头一样的私处。

    他因这手指上毫无隔离的接触而溢出赞美般的粗喘声,手上稍用劲,就按着她的手指揉弄她紧紧闭合的花瓣,即使是昨晚被他堵了一晚,今早又让他毫无节制地又入上一回,这里面的花缝依旧紧紧闭合,不叫任何东西侵入。

    偏就挡不住他的决心,嫌弃那一小片布料的碍事,他索性就将那点布料拨开,用她自己的手指去逗弄晶莹的花核,“嗯,好乖,就是这样子,揉起来,对,就是揉起来,就同我平时揉你一个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光支使着她的手,还想要支使她的脑袋,但她可不肯的,还是要往后用身子去推他。“阿枢哥我还疼呢……”索性为就以退为进了,她这会儿还有点事想知道呢,压抑着呻吟声说道,“学校这叫我休息,也不知道……哎,我也不知道得休多少长的假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怎么还要提这个事?”卫枢薄唇吐出她的耳垂,薄唇移到她的后颈处,牙齿轻咬住就轻轻一拉,就将系着的细绳带给拉开,被包裹住的乳肉一下子就跳了出来,跟对白兔一样,抵着浴缸的边缘,“带薪休假还不好吗?”

    能带薪休假,确实是好事,也成了她的婚假,她还是想回学校的,这么一弄,她怕她的休假恐怕要长期了,颇有点烦恼,偏他到跟个精虫时时上脑一样。她往后用身子推他,到像自个送上门一样,到跟他身子贴得没有一丝缝隙,只觉得他那个硬硬的东西只往她腿心钻——

    被手指揉弄过,早就挑起了她的感观,叫她内里暗暗地吐出一口粘液来,同浴缸里的水一样湿透了她的指尖,也湿透了他的手指。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,自个的手已经被他放开,腿被掰得更开,泳裤只往下轻轻一拨开,粗壮的阳物便跳将了出来,柱身还一颤一颤的,顶端的小孔已经激动地溢出一丝白浊。

    他以手扶着,慢慢地挺送了进去,温热紧窄,令他不由自主地哼出声来。

    窈窈的身体被迫打开,将他的巨硕容纳了进来,眉头轻蹙,似乎还在怕被他给撑坏了,嘴里呻吟出声,“呜。”才一瞬间,她的声音便破碎了起来,被他一下一下地顶弄着,整个人都随着他的动作晃动,连带着将浴缸里的水也溅到地上。

    她被弄得难受,又胀又酸又麻,又是被压制在浴缸边缘,整个人难受更不必说了,只伴随着他慢慢扯出后又大力地尽根顶入,顶得她哼哼唧唧,“阿枢哥,你快点儿……”这是受不得了,这几日都在别墅里歪缠,还真是做到了度蜜月的“蜜”字,可再怎么着也是个人,她还真是受不得了。

    卫枢听得乐了,手绕到前面去掐弄她的一对胸乳,肌肤滑腻似凝脂般,叫他爱不释手。他钻入她的颈间,呼出的热气都充斥在她的脸,将她的脸晕染成一片艳红,眼里含着笑意,尖利的牙齿往她颈间轻轻一磕咬,就惹来她身体的轻颤,就连底下那处也将他吮咬得更紧,令他眼里的笑意更深,一个字一个字对着她说道,“可不行,窈窈,要是我快了,头一个得哭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话,他将她抱了起来,坚实有力的双臂撑起她纤细的双腿,迈着腿出了浴缸,他的泳裤并未脱下,只微微往下褪了一点,露出紧实的窄臀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窈窈轻呼了一声,这离了地,她双手又无处安放,悬在半空中令她没有安全感,  人跟着紧绷了起来,死死地将体内的巨硕之物咬住。要不是她脑子还清醒,恐怕早就不同意他的话了,快些也没关系,每次都弄上这么一回,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坏了,还不如早些呢。

    他被咬得寸步难行,索性大步抱她到洗手台上,对着镜子就瞧见她双腿大开,白馒头似的私插着根粗壮的器物,被迫张开的娇花赤红一片,叫他塞得瞧不见一丝褶皱,粘乎乎的湿液将她的腿间弄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这般淫糜的景象,尽数落入他的眼里,也落入她的眼里。

    她羞得都不敢看,脚趾尖都蜷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卫枢被她咬得动弹不得,仿佛被无数次小嘴给吮吸着,令他寸步难行——眼睛紧盯着因羞怯闭上双眼的娇人儿,伸手去抚弄她白馒头似的私处,“不敢看吗?窈窈,眼睛张张,看看我是怎么入你的,嗯?”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嗯——”她这边才拒绝得果断,身子已经叫他揉软了,尾音忍不住带出一丝绵软的娇味儿,“不要啊——”甚至她的声音跟着扬高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吗?”他几番揉弄,才叫她的身子柔软下来,终于能够搂着她慢慢的抽插,深深地插进去,又慢慢地抽出来,耳里听着她破碎的呻吟声,是他的骄傲,促狭地再一次问道,“不要吗?”

    他真是促狭,还真要作势往外抽出来,粗壮的阳物湿漉漉的只余个顶端挤着她的穴口——内里一下就空虚了,她不由得扭着身子,嘴上到是个老实的,“要的,阿枢哥,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卫枢这才往前一挺,入得又狠又深,猛然间都要以为他要将她给捅穿,她的呻吟声回荡在整个浴室里,持久不歇。